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地下主教魏景仪:中国——圣座协议越快越好  

2016-09-02 13:3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下主教魏景仪中国-圣座协议越快越好

[转载]地下主教魏景仪:中国——圣座协议越快越好
政府不承认的魏景仪表示“我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中国的地下主教,怎么能不接受”来自教宗和圣座的?

gianni valente

    一个“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团”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一直为之祈祷的”。这是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地下”主教魏景仪的观点。魏主教是中国天主教会内所谓“地下”教会的知名成员:“地下”教会这一不太恰当的和误导性的表达方式是用来指不服从北京宗教政策所采用的机构或者方式的主教、司铎和信徒的。五十七岁的魏主教原籍河北省保定教区,三度被捕入狱、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最长的一次是一九九O年九月至一九九二年十二月,达两年之久。也正是为此,他的话具有说服力、引人深思。《梵蒂冈内部通讯》就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的文章《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向魏主教请教了一些问题。文中,汤汉枢机谈到了在主教任命程序问题上中梵关系的可能发展。魏主教本着牧者的精神自由地对这一进程做出了阐述:也表示希望这段可能的、众望所归的变化时刻也能“伴随着我们所有人皈依的成果”。

 

魏主教,你有机会看汤枢机有关圣座与中国政府关系的文章吗?你没得到政府的承认,你怎么看他的文章,哪点最令你有感受?
    从汤汉枢机的文章《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中,令我耳目一新,感受最深的是,汤汉枢机有来自上天的光照,使他能够从看天主与人类对话的角度,进而看圣座与北京之间的对话,由此得出积极的结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件事情,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我希望我能够是一个天主的人,常得到天主的光照,有属神的眼光,说属神的话,做属神的事。我支持汤汉枢机的观点。


汤汉枢机写到“宗座有权决定用何种方式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教宗“有权利专门针对中国教会的情况而制定特别的法规,这并没有违反教会信仰原则,也没有破坏教会共融合一”。包括您在内的所谓“地下”主教,准备好承认这一点吗?
    汤枢机所说的“宗座有权决定用何种方式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为任命中国教会的主教,宗座有权利专门针对中国教会的情况而制定特别的法规”。这本来就是宗座本有的权利,并没有违反教会信仰原则,也没有破坏教会共融合一。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天主教友,不论是地下还是地上,都还是天主教友。天主教友就要服从宗座。我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中国的地下主教,怎么能不接受?我们是因为服从宗座才成为地下教会的团体,怎么能不接受?


汤枢机说“有些人担心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会牺牲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例如有人担心地下被监禁的主教被罗马的谈判者遗忘说”。汤枢机补充这种担心绝对是毫无根据的,你是一个没得到政府的承认主教,你有什么看法?
    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是什么?合法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合教会法,一个是合社会法。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圣座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都不会牺牲地下教会的合法权利。至于担心地下被监禁的主教被罗马的谈判者遗忘,更绝对是毫无根据的,慈母教会怎么能忘记为她作证的英豪?天主圣神什么时候能离开天主教会?


汤枢机说圣座的意愿是鼓励中国教会达到共融,如果在解决非法主教的问题后,中国可以有一个由全部的主教组成的主教团,他们连同教宗与他共融,你怎样看这个将来可以发生的景况?在多年的分裂后,中国教友团体会反对吗?
    旅居尘世的天主教会,是由罪人组成的。中国有一个由全部连同教宗与他共融的主教组成的主教团,这些主教将一同悔改,共同向天国进发。这个愿景是好的,也是我们所期盼的,中国教友团体不会反对。但是我们期盼能结出悔改的果子,荡子回头要看到行动。离家好久放猪多年,身上有猪粪味是可以理解的,但应该尽快洗干净。谁也不希望和满身怪味的人在一起。更不希望看到被父亲拥抱接纳洗干净的败子又回到污泥坑中打滚。不洗干净怪味和又回到污泥坑中打滚的人,不论在教会中有什么身份,人们都会离开他。
   

您听到一些有关圣座与中国政府谈判的内容吗?
    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我们知道他们正在工作中,工作在继续展开。所以,也就是说继续向前。不必急于求成,因为平静地工作是有好处的。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尽快看到具体的成果,对所有人都有益的结果。越快越好。


一些评论员说,如果不先铲除爱国会这个负担那么对话是幻想,甚至是有害的。是这样吗?
    一旦双方开始谈判时,就要开诚布公畅所欲言。包括关于爱国会的问题。但是,不能设置先决条件。我们应该说出我们的想法,还要提出建议,但教宗应该首先感到我们的完全支持、我们相信他。不应该是我们要制约教宗,对教宗指手画脚,甚至要把我们的想法强加于他。福音中,耶稣把坚定兄弟姐妹信仰的任务交给了伯多禄。耶稣本人也支持着教宗。我们不应想着要教给教宗该怎样做。

可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良心上存有疑问呢?
    要遵循的标准并不是自己的意见,而是福音、是宗徒的信仰。任何人都不能以为他自己的观点要凌驾于耶稣之上。在福音中,耶稣还对我们说要相信伯多禄、那背叛了祂且祂也宽恕了的宗徒。因为伯多禄是祂本人亲自支持的。诚然,也要追随我们良心上意识到的真理。但是信仰光照我们的良知,而不是相反的。


您作为牧人,认为哪些是中国教会现在和未来面临的机遇、哪些是最危险的陷阱?
    此时此刻,中国社会中迫切需要可以遵循效仿的道德准测,因为腐败危害和摧毁了一切。为此,普遍存在着一种追求美善、尊重他人和公众利益的愿望。就此而言,我认为,也是有益于福音精神传播的气氛。我们看到我们可以合作。中国社会期待着我们基督徒做出积极的和建设性的贡献。危险是我们没有利用这一有利的局面,因为我们关心和关注别的事情了。一旦是这样,那就是在许多人渴望满怀喜乐地接纳福音之际,我们却放弃了宣讲福音。


汤汉枢机几个月前还重申了中国教会“中国化”的机遇,由此,也就再也不会将其视为宗教殖民主义的一个因素了。这是一段艰辛的过程吗?
    早在利玛窦时代就没有拿着“意大利福音”或者“法国福音”,他带着的是《福音》。为了福音传及中国人,他走出了一条中国道路。


教宗方济各的讲道和讲话在中国越来越容易得到吗?
    当然啦。许多互联网上刊登、一传十十传百。我们正在密切追随着慈悲圣年的全体建议。我还在互联网上看到许多中国人参加教宗在罗马主持的公开接见、在圣伯多禄广场上见教宗。他常常问候这些人。现在,中国人到罗马见教宗、甚至向教宗致意比过去容易多了。与罗马主教有着有形可见的亲近,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变化了、还将继续变化。


爱国会的作用也会演变吗?
    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能成为过去的产物。因为许多人都对其作用,在许多情况下发挥的作用有着很坏的记忆。重要的是帮助天主教徒找到一条展示他们也爱国的新道路。


上海主教马达钦事件及其关于爱国会积极作用的文章会有什么下文吗?有人已经给他扣上了变脸、叛徒的帽子。
    任何人都不能评判、诋毁他人;将他人棒打成叛徒。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这样做,这样做便意味着做一件很坏的事。我们怎么能知道马主教在经历了一切之后、四年禁止他履行主教职后内心是怎么想的?


您比我们更能想象出马主教的心路历程。
    我没有过他那样的经历。但经历过孤独,还有不断被更换地点。那种情况下,你永远都不是孤独一人的:你在天主面前,你的所思所想所做,都是在天主面前去想和做。或许教友们不知道、或许他人背叛了你,但你始终在天主面前。这比什么都重要。让我们本着尊重为马主教祈祷,不要去评判他人的心。


隆巴尔迪神父还是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时曾经表示教宗为马主教祈祷、为中国天主教徒祈祷。
    教宗是慈父、用慈父的视角审视一切。马主教是一位祈祷的人,教宗知道、教宗相信他。作为一位父亲,最重要的是展示出他对子女的爱。

 

文章来源:http://vaticaninsider.lastampa.it/vatican-insider-cinese/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