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对教宗方济各“全球软实力”的回复  

2016-03-05 20:2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证实,教宗方济各和习近平主席在任期间中梵关系“解冻的希望增加”。美国枢机见证这一新进程,坚信“教宗和习近平的相似之处可以变成世界的珍贵恩典”

GIANNI VALENTE
罗马(ROMA)

    经过了“几十年的关系冻结”后,种种一致的迹象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梵蒂冈之间似乎见证了“缓慢的但意义深远的关系变化”。歧见继续存在,“但专家和宗教领导人们注意到对话总基调的进步”。而记录北京和梵蒂冈关系节奏改变、诠释原因和影响的是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上刊登的文章。在举世瞩目中梵关系可能出现发展的时刻,充满了启迪性的文章从题目便体现了具有说服力的价值:《教宗方济各和习近平主席在任期间关系解冻的希望增加》,背景照片则是圣伯多禄大殿圆顶和紫禁城正门剪接照。

    文章中所传达的信息和话题有助于诠释目前中国官员对圣座与天主教会关系问题的看法。从标题开始,就阐明这一转变与教宗方济各就任罗马教宗欣逢习近平出任中国国家主席有关。这一新阶段的权威性证明,则是二O一五年十月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的声明,确认了不久前梵蒂冈代表团前往北京为双边关系正常化工作。《环球时报》没有仅限于重复圣座国务卿的话,还加上了一月底双边接触继续,中国代表团到梵蒂冈访问。由此也从中方证实了近一段时间以来盛传的中国农历春节之前在罗马举行的中-梵峰会。

    就几十年来令圣座和中国意见不一的热点问题,北京制造的英文版报纸承认,与中国政府要插手主教任命相比所导致的问题相比,目前梵蒂冈和“反叛岛屿”台湾的外交关系并不是最重要的。“对天主教会而言,主教任命被视为是信仰和组织的关键问题”。二O一O年春天,仍然是《环球时报》刊登了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刘澎的文章中已经勾画出了可能就主教任命程序达成协议的几个重点。长期以来,主教任命一直是圣座与中国政府谈判的中心。当时,给人感觉消息十分灵通的刘教授表示,协议应该启动一个(通过征求各堂区代表意见)在本地选择的机制,产生主教候选人名单。然后,在提交圣座审议、做出最终决定前,先要得到北京政府的同意。一旦圣座认为一名或者一名以上候选人不具备主教资格,选择时间就会延长,再考虑其他人选,进行新一轮咨询。这一机制,将彻底铲除再次发生未经教宗批准的非法主教祝圣。

    二O一O年以后,《环球时报》上描述的协议并没有具体落实。或许,这篇文章只是投石问路,试探一下可能的反应。不久,在给中梵关系打下深刻记号的种种变幻莫测的突变中北京和梵蒂冈再次陷入僵局。此前曾经领导了中梵对话的圣座对外关系事务部副部长帕罗林蒙席,恰恰在这一关键时刻,即二OO九年秋天被外放委内瑞拉做圣座大使。二O一一年十一月到二O一二年六月期间,中国官员们在没有教宗任命的情况下再次推出了一系列的非法主教祝圣。圣座第一次公开声明上述非法祝圣的主教将按照《教会法典》规定的受到自科绝罚的处分。

    近四年之后,《环球时报》再次投石问路,为化解纠纷症结而就选举主教可能的程序进行猜想和推测。勾勒出了选举主教的“中国模式”,类似于“越南模式”但又有所不同。按照《环球时报》的解释,圣座根据与政府联合通过的名单为每个教区选择候选人,在正式任命、承认祝圣前要先得到政府同意。在《环球时报》提到的种种可能中,还有一名匿名政府官员要求确定选择、任命教区主教谈判的“最长时限”。因为他认为,一定次数的谈判无果而终后,“如果教宗继续反对,那么我们不能继续向梵蒂冈提交无止境的候选人名单”。

    《环球时报》胆敢假设和猜测中国主教任命的体制,或许也是为了过滤一些中-梵谈判状况的信息、获取各界可能的反映,而且不仅是中方的。但除了(全部有待证实的)可信性、信息和考虑之外,媒体行动的重要性也得到了其上级主管部门的证实。
    《环球时报》是让海外了解中共走向的工具。在这起事件中,其传达的最终信息是鲜明的、明确的,除刻板模式外,采用了中国宗教政策的常规表达方式。这一次,《环球时报》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圣座有前所未有的机遇开始解决问题了。从未有过的机遇如此鲜明,完全得益于习近平和方济各教宗两位领导人的同时出现。
    中方展示意在“加速”与圣座关系的意图还有另一特殊点:春节前,恰恰是《环球时报》率先对教宗方济各全面涉及中国问题接受《亚洲时报》采访在第一时间作出了评论。这篇重要的采访是总部设在香港的美国-以色列旗下媒体于二月二日在网络版上刊登的,集中展出了中国问题以及中国人民的期待。最初的不同反应中高度评价教宗对中国人民和领导层的赞赏和鼓励,其间穿插了中国宗教政策惯用的表达方式,并没有放弃重申只有当梵蒂冈接受“中国天主教独立原则”时才有助于改善双边关系。仅两个星期之后,教宗的访问记显然是被中国官员们在春节假期里反复阅读、消化了:《环球时报》的新分析中没有再必不可少地重复中国教会“独立”的必要性。而恰恰是采访教宗的分析家郗士本人接受了中国网络媒体的采访,介绍了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罗马教会之间悬而未决问题的过程、内容,还有地缘政治秩序。常年定居中国的意大利籍中国问题专家,人民大学欧洲研究员还表示,教宗可以帮助中国与世界沟通。现中国领导层“很灵活、现实”,关注全球“软实力”的重要性,注意到了方济各教宗时代的圣座在全球的超级软实力。郗士最后表示,“中国人不愿意也不应该失去与‘超级软实力’的首领教宗相遇的机会,特别是现在,他可以帮助驱散在世界中掀起的对中国发展的诸多恐惧”。
    《环球时报》还提到了中国学者刘国鹏对中梵关系最初的看法。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表示,现阶段“尽管还没有中国常驻梵蒂冈代表”,但双方“也可以通过第三国,如意大利或者通过个人、代表团式的交流来对话”。但为中国和梵蒂冈关系似乎正在准备出现转折这一新情况发挥了最主要见证作用的,似乎是八十五岁的美国枢机泰奥多罗·麦克卡里科枢机。他是西方教会高层人士中,为数不多的热衷中国天主教的人士。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华盛顿荣休总主教八次访问中国,最后一次是在二月初,但不是“正式的访问”,而仅仅是“去见老朋友”。年迈的美国枢机是二O一O年开始的双边关系冻结以来重返中国的首位西方枢机主教。他言简意赅地告诉《环球时报》,每一位主教与伯多禄继承人的圣统制共融是在天主教会内接受主教祝圣的人必不可少的条件。他还提到了(文革期间)摧毁宗教的时代。但强调,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把天主教徒视为潜力极大的颠覆者。美国枢机甚至胸有成竹地预见了方济各教宗和习近平时代中国-梵蒂冈关系新阶段。表示坚信中国国家主席愿意与梵蒂冈开启“历史上新的、伟大的时刻”。美国枢机指出,“中国关心的许多事情”“也是教宗关注的中心:关心穷人、老人、孩子、我们文明的命运、特别是生态。我看到,发生的许多事情可能真正开启了大门,因为习近平主席和他的政府心里想的许多事情和教宗心里想的一样”。仅仅是为此,两位领导人的相似之处可以变成“世界的珍贵恩典”。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