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慈悲传教士和中国的非法主教  

2016-02-13 20:2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梵蒂冈 - 中国

慈悲传教士和中国的非法主教
Bernardo Cervellera

[转载]慈悲传教士和中国的非法主教

    派遣慈悲传教士也与中国有关,可以让被绝罚的主教们重新复职。但是,这一点很难实现。需要公开宣布,爱国会则会指责“梵蒂冈干预中国内政”。“中国化”和教会更加分裂的危险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教宗方济各将向全世界派遣的“慈悲传教士”是“天父接纳寻找祂宽恕的人的活标志”。他们也可以到中国去,但愿能够赦免那些迄今仍被绝罚的非法主教们、使他们合法化。但是,这可能吗?

    教宗推出了“慈悲传教士”想法时,立即表示会授予他们可以赦免那些“保留给宗座的”,即只有“宗座才能赦免”的重罪的权力。这些罪重,包括了“未经教宗批准”祝圣“另一名主教”(《教会法典》1382)。

    被绝罚主教重建和解的桥梁可能还涉及到了一些勒菲弗会(比约十一世司铎兄弟会)的主教们、近年来未经教宗批准而当选的中国主教或者自愿参加了非法主教祝圣仪式的主教们。

    这些人中有二OO六年四月三十日(非法)祝圣的(所谓)中国主教团主席,昆明主教马英林(云南);二OO六年五月三日(非法)祝圣的芜湖教区刘新红(安徽);二O一O年十一月二十日(非法)祝圣的承德主教郭金才(河北);二O一一年七月十四日(非法)祝圣的汕头主教黄炳章(广东);二O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非法)祝圣的乐山主教雷世银(四川);二O一二年七月六日(非法)祝圣的哈尔滨主教岳福生(黑龙江);二OOO年(非法)祝圣、二OO六年五月十四日(非法)就职的闽东主教詹思禄(福建)。

    部分消息来源称,非法主教共八名。

    教宗宣布后,中国和基督信仰世界观察员们开始考虑通过慈悲传教士修复这种局面的可能性。

    迄今,圣座要求,如果这些被绝罚的主教希望复职就要致函教宗,说明自己的情况、承认其本人应对此承担责任——如果是真的、要求宽恕。

    这种十分简单的方式主要用于那些参与了非法祝圣的主教们(有时是警方强迫的)。诚然,宽恕是给那些承诺“不再重犯此类罪行”,即不再参与其它非法祝圣的主教的。一些牧人认为,事情到此为此。另一些人尽管复职了,仍屡犯不止,参与了多次非法主教祝圣。

    从罗马获得宽恕后,圣座要求主教们做出公开行动,在教友面前请求宽恕,以纠正在普通教友中造成的丑闻。

    较为难以复职的是那些未经教宗批准而接受祝圣的主教们。一些人——特别是二OOO年祝圣的那些,被爱国会欺骗,被隔离起来、事先对此一无所知。以后几年里,另一些人十分清楚自己是未经教宗批准祝圣的,“想象着”事后弥补。谈到他们时,本笃十六世教宗采用了“机会主义的兄弟们”,他们宁愿要中共的舒适和呵护(豪华轿车、新主教府、金钱、保镖……),而不是信仰的真理与合一。对他们,圣座需要时间,尽管他们写信要求和解,也要看他们的牧灵表现。

    与此同时,修道生、司铎们尽竭全力避免参与这些被绝罚主教主持的圣道礼仪。但有时,他们被爱国会强迫;修道生被威胁赶出修道院、司铎被威胁沦为贫困。

    现在,慈悲传教士或许可以找到更加简便宜行、直接的方式。但对中国天主教而言,似乎是不可能的或者十分困难的。

    首先,因为传教士们享有普世性的权力,可以会赶上他们中的一位到中国去——不是中国人、不了解情况,遇到上述主教中的一位,甚至在不知道其行为严重性的情况赦免他们的罪。

    的确,有一些从中国来的慈悲传教士,至今他们的名字还没有公布。但是,如果是他们又会发生什么呢?诚然,可以宽恕一位主教、撤销绝罚,但之后对他来说更难的是,没有公开向教友们声明和解也就很难融入到教区生活中。那这可能吗?此类举动不会被(执意建设一个独立于教宗的教会的)爱国会认为是“梵蒂冈干涉中国内政”吗?

    部分中国司铎指出,修和之后“悔改者应该通过改变生活展示出他悔改了”,“不再重犯此类罪行”。但是,这样的“不再重返”就是属于爱国会本身。后者尽管允许宗教活动,但按照其自身的目的管理教会和教区的组织。

    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爱国会“与天主教会教义无法调和”。对中国充满感情的教宗方济各声明,本笃十六世的信“对中国问题”仍然是“基本的和现实性的”、“至今仍然有效”。

    不幸的是,中国内外已经都把属于爱国会视为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外国”信仰“中国化”的必经之路了。

    许多中国教友,无论官方还是地下,认为这一“中国化”制造了问题。他们说,“如果一位主教的任务是加强教友的信仰、维持教会的合一,这一选择只能造成混乱和分裂”。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