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论教宗方济各与汤汉枢机所呼吁之「对话」与「交谈」  

2014-09-02 17:2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宗方济各亲吻汤汉枢机的右手,以示对中国教会敬爱。[网上图片]

  教宗方济各访问韩国时,会见近四百名亚洲主教,表示与各种文化对话是教会在亚洲之使命。其间,教宗也暗示愿意与中国对话,「不仅是政治对话,也是友爱的对话」,并强调教会并非「侵略者」。另一边厢,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发表牧函讨论政改,表示支持教区早前发表的紧急呼吁,望「各有关方面继续诚意地交谈对话,心平气静地彼此沟通」,并要推广「有建设性的交谈」文化。同时指出「公义不能凭人与人互相对抗或动武来达至」。真诚之交谈实在重要,但所谓对话、交谈之大原则,必须放在实际因果脉络(context)中讨论。不论是错误理解脉络,或根本抽离脉络,均无助解决问题或应付目前难关。

  先谈教宗论及的中梵关系。本人深信教宗实在有诚意与中方展开对话,改善中梵关系。但教宗以及教廷高层必须理解中梵僵局之本质,究竟为何。教宗似乎认为僵局之主要成因,是文化冲突,或中方认为教会是文化帝国主义者。因此他选择在讨论教会与各文化、民族对话时,暗暗提到中梵关系。而在从韩返梵的机上,教宗回答记者有关中国的提问,表示欣赏中华民族之历史与智慧,也提到明朝来华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教宗或许也想到清朝时的礼仪之争:教廷不容信徒祭祖,雍正下令禁教;以及清末,某些传教士主动或被动与帝国主义合流,或不理解中华文化,成了文化侵略者,以致教案频生。教宗谓教会当以开放、接纳之态度与各族对话,实属可喜。但教宗似乎忽略了(或是故意避谈),今日之共产中国,并非大明、大清或民国。本人敢妄断:今日造成中梵僵局之主因,乃政治而非文化。


中梵僵局政治是主因

  中梵僵局,究其原因,是中共政府的独裁本质使其不能容忍非政府力量自由自主活动。这绝非文化冲突或礼仪之争。独裁体制乃靠控制与笼络(control and coopt)个体及团体以维持其统治。教宗谓希望中国政府能明白,教会只是「要求自由地做自己的工作,没有其他条件」。然只要教会要求自主,且以自己整全之身分(full identity)行动(例如坚持只有教宗能祝圣主教),则必然与中共对干。简单而言:独裁统治与宗教自由有本质上之冲突,不可能和平共存。浙江省各市政府大肆拆毁教堂之十字架,是独裁政府打压宗教自由;而清末时之教案,乃文化误解加上帝国主义产生仇恨所致(当然难免也混合了政治煽动),两者本质有别。


文化交谈捉错用神

  跨宗教、文化交谈之目的,是使各宗教、文化、民族都能互相理解,和谐共存,因此尝试用此方法去调和本质上不能相容之独裁统治及宗教自由,就是错误理解脉络。教宗强调尊重中华文化,但这在中梵关系上实在是捉错用神,因为历史上践踏中华文化最剧烈者,是中共政府。本人同意教会本地化是教会之重要任务,但这绝非解决中梵僵局之关键。只有两出路:(一)教会放弃自主、部分身分以及部分真理,用残缺之信仰去换取独裁政权之认可;或(二)中国出现政治改革(或革命),建立民主宪政,教会获得宪法保障而得以自由自主活动。由(一)引伸出的问题是:假若要放弃宣讲部分信仰与真理(如以人性尊严为基础之人权),则所传播的还可称得上是「天主教」吗?由(二)则引伸出另一问题:教会会否协助推动中国之政治改革,犹如当年之波兰、巴西及韩国等?(在共产波兰,教会的确与共产政权共存。但此乃因为教会在波兰之势力庞大,信仰深植社会与文化中,使波共不敢取缔之。而政权杀害神职人员之事亦有发生,因此并非和平。)


有时必要关上大门

  再谈香港政改。汤枢机及教区呼吁各方交谈,实属正常,皆因现代教会(注意「现代」)多宣扬以温和对话之方式化解冲突。但假若只是抽离现实地呼吁交谈,其实意义不大。

  举例:假若你是校长,得知一班恶徒正持刀向学校走来,你会怎样做?会邀请恶徒坐下诚意交谈,大家有商有量?一般都会立即报警,然后疏散全体师生。若时间不够,则会关上大闸,防止恶徒闯入。这例子要说明,交谈不是绝对真理,有时候有必要关上大门,以策安全。

  政治上要交谈,或现实一点而言叫谈判,首先要看各方之权力或实力是否对等。(当然真诚对话与谈判其实不能等同,但在政治上,要交谈大多只能是谈判。)大家实力相当,谈判始有效果。又举一例:某政府与大财团联手开发雨林,危害一批原住民之生存空间。假若原住民选择单枪匹马走去与政商集团谈判,会有好结果吗?原住民可以与保育团体连成一线,告知媒体把事件公之于众,造成舆论压力。此时的谈判,方有意义。

  坐牢后的南非民主斗士曼德拉也主张交谈与谈判,但怎样交谈呢?白人政府因武力镇压黑人之抗争而备受沉重国际压力,要求释放曼德拉之呼声也日益高涨。一九八五年,总统波塔(P. W. Botha)决定释放曼德拉,但条件是曼德拉要公开宣布放弃武力抗争。曼德拉的回应是:「只有自由者方能谈判。囚徒不能与他人立约。」(「Only free men can negotiate. Prisoners cannot enter into contracts.」)他拒绝有条件获释,但与政府之谈判其实并无终止。一九九零年,曼德拉获无条件释放。曼德拉谈判之基础,包括个人道德感召、人民抗争所造成之政治力量、国际舆论压力及经济制裁,以及新总统戴克拉克(F. W. de Klerk)较开明之作风。曼德拉并无妥协,并无「袋住先」(编按:先接受的意思)。其态度温和,但立场坚定。而人民之抗争运动亦无因交谈、谈判而停止。事实上,汤枢机所谓无法带来公义之「对抗」,建立了曼德拉温和谈判之基础。

  教宗方济各在从韩返梵的机上,谓希望萨尔瓦多前总主教罗梅洛(Oscar Romero)之宣福程序能够加快。这位总主教在一名神父好友被杀害后,惊觉当时军政府之暴虐,因而开始抨击政权,成为「无声者之声」。总主教并无呼吁社会各界多点诚意交谈,而是直接谴责政府之暴行。在一场弥撒讲道中,总主教吁请军警奉行天主「毋杀人」之诫律,停止杀害同胞。总主教谓:「人不应遵守不道德之法律。现在是时候了,你们当寻回自己的良知并服从之,而非服从罪恶之命令。教会……不会在此等恶行前保持沉默。……因主之名,我命令你们(军政府):停止迫害。」(No one has to obey an immoral law. It is high time you recovered your consciences and obeyed your consciences rather than a sinful order. The Church … cannot remain silent before such an abomination … I order you in the name of God: stop the repression.)翌日,当总主教主持另一场弥撒时,一颗子弹贯穿了其胸膛,夺去了其性命。


认清谁强谁弱

  交谈从来不是绝对原则。现在香港之所谓的对抗(confrontation),或更准确而言是抗争(struggle,contention),确有其道德基础及实际需要。呼吁交谈前,应该认清社会之权力结构,认清谁是处于弱势、谁是欺压者。中共及特区政府之权力,与香港公民社会之权力,明显不对等。只是不断呼吁各方交谈,其实间接助长了强势之一方,并不能达至公义。当政府欺压人民太甚,教会有责任站在人民一方,如罗梅洛总主教般挺身抗争,而非做中间人呼吁交谈。还望汤枢机以及教区当局,能认清事实,放弃虚假之「稳定」、「和平」与「中立」,再为信徒提供适切之指引,好能推动香港之民主进程。

  假若在中梵关系上,教会选择放弃部分用以束腰之真理,在香港之政改难关中又丢下用以护胸之正义,则教会还剩下甚么呢?教会还凭甚么去「对抗这黑暗世界的霸主,对抗天界里邪恶的鬼神」(弗6:12)呢?

__________

撰文:莫哲暐,香港一位年轻天主教徒。

【完】来源:《明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