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陈日君枢机:怎样才真正帮助我们的兄弟?  

2012-02-13 22: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论】陈日君枢机:怎样才真正帮助我们的兄弟?

 

  这些日子,所有关心大陆教会的兄弟姊妹都满心忧虑,不知道近来发生了一些甚么事,不久的将来又会发生甚么事!唯一我们可以做的是祈祷。

  在这样的心情下我不想讲些甚么!不过月前我开始写一篇文章,和我外国的朋友谈谈「怎样才真正帮助我们国内的兄弟」。这两天终于写成了也公布了,那末也不妨把该文的内容和大家分享。

  外国有不少热爱中国教会的朋友,不过我怕他们有时「好心做坏事」。比如请大陆某些主教参加国际会议,又访问他们。有些主教不久前参加了非法祝圣主教,我敢问是否适当请他们参加国际会议?亲切地款待他们当然应该,但怎能避免这一切被了解成「表扬」他们,认同他们的作为?他们受访问时心里该是多么矛盾、痛苦,他们没有自由讲真话,他们发表的言论一定会误导不少不知情的人。

  这些好心的外国朋友真正在帮忙国内的教会吗?

  要帮忙国内教会就要帮忙解决国内教会的问题。那末我们大家先要清楚那问题在哪里。二零零七年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他致国内教会的信中说了「中国教会最大的问题是一些非属教会的机构,凌驾主教之上,领导我们的教会」。大家明白这些机构就是爱国会,就是宗教局。

  教宗的信公布了快五年了,这问题有否解决?情形有否改善?我们很痛心的该说情形无进而退步了,恶化了!

  无神的政府绝对没有改变全面控制宗教的政策。恐怕最高的领导忙于权力斗争及许多其他问题,根本没有空来关心宗教这「小问题」。那末一些流氓公仆就肆无忌惮,动用庞大的公安武力,蹂躏我们的教会。

  更痛心的是一些教内的败类越来越藐视教会的权威,帮凶作恶,奴化我们的主教、神父。

  可惜,在教廷也有「好心做坏事」的人。他们以为自己比教宗更有智慧。他们竟敢在推介教宗的信时,发表和教宗很不相同的意见(教宗原谅那些在极大压力下被非法祝圣的主教,他们却表扬那些主教,说他们关心教友的益处,他们有远见!?)。他们在翻译教宗的信时「做了手脚」(教宗说:「当地下主教、神父要求政府承认他们身分时,政府几乎时时提出一些信徒的良心不能接受的条件」,那「几乎时时」不见了,可能被「遗漏」了吗?)教宗鼓励地上、地下两个团体要「修和」,他们却强调要马上「合并」,且说谁也没有理由再留在地下了。或许他们以为教宗被误导了,教宗所指的路行不通。

  教宗设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关心中国大陆教会。但委员会只能说话,没有权力左右行动。绝大多数成员认为应该停止和刘柏年合作,但有行动权的「官员」还是支持那对教会弊多于利的合作。

政府要教会庆祝首次非法祝圣主教的五十周年。有些主教问权威人士能否参加。答复是「尽量」不要参加!?

  中国教会委员会的公布说不可参加八大。权威人士对某些主教说:「如果你们被逼参加,我们可以「谅解」!?

  在承德非法祝圣主教后教廷发出声明,说「那是违反教会合一的行动,使教宗伤心。并提示圣教法典有自科『绝罚』的措施。」但有人说那些参与祝圣礼的是「胜利者」?!竟有类似的言论发表在传信部网站上,说我们该「感谢」那些主教!?(之前也有人称那些主教是今日的「利玛窦」!)

  我在此绝不是作出伦理判断,我论事不论人,他们肯定以为自己做的是为了教会的益处,或许也有人以为独立自办教会在中国是唯一可行的路。

  有人以为那时卡撒罗尼(Casalori)枢机对东欧共产国家所采取的妥协政策很了不起,做了奇蹟。其实这是他们天真的幻想。若望保禄二世绝不以为然。教宗本笃十六世也绝不欣赏那政策。

  乔治.魏格尔(George Weigel)写了若望保禄二世的传记《Witness to Hope》后又写了《The End … and the Beginning》这本新书的前部分证明绝不是卡撒罗尼的妥协(他的部门满是由波兰、苏联、东德派来的间谍,有姓有名的蒙席、神父),而是若望保禄二世的「坚持」救了波兰及东欧的教会。

  这几年对中国的妥协政策成功了吗?二零一零年几乎祝圣了十位「双批」的主教,有人兴高采烈说这是「双赢」。我却认为在这「拔河」的游戏中教廷输了不少。

  诸多迁就得到了的是甚么?承德、乐山、汕头是痛苦的、铁一般的事实。我们震惊。教宗也担心「投机分子」渗入了教会的领导层,妥协的政策显然失败了,教宗要我们回到清晰的立场。北京政府当然不高兴,但我们没有选择,否则忠信的教友已认不出我们的教会了。

  有人说我手舞足蹈,兴高采烈地为绝罚而拍手。他们忘记了历史的事实。我是最先为地上教会向教廷说情的人之一。我也曾在主教会议中高声说国内只有一个教会,大家都敬爱服从罗马教宗。但今日的情况显然大有不同。有人把某些今日的主教与李笃安主教等前辈比较,绝对是出于无知。今天我再不敢说国内只有一个教会。那甘心情愿高呼「独立自办」、「自选自圣」的教会,只是教宗的宽容没有称它为裂教!

  达味犯了罪,撒罗满犯了罪,我们都是罪人,但很明显达味的罪和撒罗满的罪很有分别,达味在犯罪时也没有放弃他的信仰,撒罗满却领百姓朝拜邪神。有人引我们犯了罪,我们跌倒了,别人捉到我们的痛脚吗?不要害怕,信赖天主的仁慈,诚心痛悔,谦虚认错。但背教、分裂教会是多么可怕的大罪!

  「传教」也成了妥协的借口。你传的是甚么教?是耶稣在伯多禄磐石上建立的,至圣、至一、从宗徒传下来的天主教,还是由无神政府主办的邪教?

  有人要我们相信八大后情况改善了。今后是主教们领导教会了,只要你看看爱国会、主教团主席、副主席的名单你就不会有这个幻想。他们离开北京在昆明、福建开会了,但还是中央干部来主持会议指示方针。发言人是一位神职人员了,但他的说话还完全和以前讲话的一样傲慢,无视教理教规。所谓「主教团」说会严慎审批主教候选人,乐山、汕头的就是他们严慎选出的人吗?

  从前我也幻想爱国会、主教团修改章程是条出路。对现在的爱国会、主教团我们能抱这样的希望吗?

  国内国外善心的朋友们,热爱中国天主教的朋友们,请你们不要再好心做坏事。你们想真正帮助我们国内的教会吗?请不要鼓励被奴化的人继续做奴隷。请不要把「投机分子」看成为「今日的利玛窦」。

  教宗多次鼓励国内的兄弟姊妹要「勇敢」。教宗鼓励他们宁愿接受眼前的全部失败也不要负卖信仰的原则。

  冬天又来了吗?会是个漫长的冬天吗?不要怕,春天终会来的。我们信赖的是死而复活的真天主真人。耶稣万岁!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