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罗马,请醒醒 ──写在宜宾祝圣礼之后  

2011-12-23 21:1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年之前,得知有准主教是教廷所任命的,相信中国教友都会感到欣喜,但物换星移,在目睹了中国天主教这几年的怪现象后,对这种消息的反应已由最初的欣喜渐渐变成了一份担忧,甚至是一份悲哀。

 

我们担忧是因为这类所谓的合法准主教是否能真的在信仰内容和体制上都忠于正统教会;悲哀是因为教廷对他们的任命极可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很快地被戏弄。教廷屡次一厢情愿地讨好式的任命与事后苍白无力、没人理会的抗议,我们见得还少吗?

 

四川宜宾市爱国会主席罗雪刚神父于十一月三十日接受祝圣为助理主教。在祝圣之前,从网络上得到消息说,罗准主教的祝圣事先得到教廷的任命。

 

果然,罗准主教在祝圣消息公布不久,就向他的老同学──被教廷绝罚的乐山教区伪主教雷世银──发出了参礼的邀请。

 

正当善良的人们还在希冀这祇是礼节性的邀请老同学去观礼,正常应该不会以主教身分襄礼;教廷发言人也及时表态希望不要有非法主教参礼的时候,雷伪主教却冠冕堂皇地与万州教区何泽清主教、宁夏教区李晶主教、榆林教区杨晓亭主教及贵阳教区萧泽江助理主教同时出现在祝圣礼上。

 

其实,撇开善良愿望的干扰,我们应该料到雷伪主教是必须襄礼的,因为这具有极为重要的政治意义:一位因为自选自圣而遭教廷绝罚的主教,是当局为了坚持自选自圣主教路线而向教廷叫板的过河之卒――祇能进而不能退。

 

如果就此而不力挺他襄礼,那爱国会的颜面何存?以后的自选自圣还怎么坚持?况且这次祝圣的还是已获教廷任命的合法主教,在涉及到如此事关重大的政治原则关头,当局必然会不惜代价把他推到襄礼席上。而主礼及其它襄礼主教除非抱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信仰与教会权益之完整,他们是没有勇气断然拒绝的。

 

关于主教祝圣的合法与非法问题,这几年来,中国教会已经历了从敏感到疲劳到麻木的过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追求现实利益而忽视精神价值的价值观日渐浓厚。

 

在这大环境之下,教会人士也未能幸免。在公开教会团体中,虽然也有一些痛定思痛、勇于悬崖勒马的志士,但更多的却是抱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自我安慰的苟且之辈,对信仰真理及道义失去了敬畏后,在教会律法上又受不到真正的威摄,更是助长了他们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以博个政治红人的邪心恶念,于是一幕幕的闹剧接二连三地上演。

 

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首恶还是某些神职人员不争气,其次是教廷的大不妥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对教会的迫害就没有停止过,但对拒绝加入某个组织或担任某个职务的主流处罚还是让你失去政治资本,而不是关押甚么的。拒绝参加中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与拒绝参加汕头非法祝圣的李连贵和裴军民主教就是好例子,他们所招致的惩罚就是被褫夺政协委员及主教团副主席之类的职务。

 

那为甚么其它主教却常常借口压力太大而选择妥协呢?压力太大就是指失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分?还是被当局罢免主教权?为了保住这些身分而选择妥协如果是合理的,那么所有的犯罪行为都可以找到辩护的理由了。

 

中国官方教会的主教大多在爱国会中有着大大小小的职务,至少是本地爱国会的主任;教廷在明确声明爱国会是一个不符合天主教教义的组织之后,仍然任命这些主任为主教,在情理上说得过去吗?换言之,牧函是教廷自己声明作废的了,难怪中国主教们没有心思去严格遵守。

 

目前,官方教会的主教大多得到教廷事后的认可或事先的任命了,在教会法律意义上仍是非法的已寥寥无几,但那些尚未得到教廷认可的主教与已经合法的主教相比,他们的本质有甚么区别吗?至少那些未被认可的主教还没有合法的房兴耀主教那样子公开担任全国爱国会主席,并多次主持非法祝圣礼吧?

 

宜宾祝圣礼后,教廷新闻室主任隆巴迪神父就在当天对雷伪主教参礼一事,向新闻界说:「(宜宾教区主教祝圣礼仪的)主礼者是这个教区年迈的陈适中主教。除了乐山教区的雷世银以外,其它共祭的主教都与教宗共融。」

 

在这里,我们要问一句,甚么叫与教宗共融?这种共融是不是在祝圣之初得到合法任命之后就永远有效?也就是说,以上几位主教原先都得到教廷的承认,算是和教宗共融了,那么,他们以后随便作甚么事情都不会失去与教宗共融的帽子?

 

在中梵微妙关系之下,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非法主教转正的可能性非常大。今天非法,说不定明天就借着政治因素合法了,于是投机心理占了上风,先把主教给圣了,大不了非法几年,最终我还是会合法的。再加上经过这些年的稀里胡涂,打着为了福传而妥协有理的旗号而进行的牧灵教育,相当地区的教友已经不怎么卖教廷的帐了,他们公开支持他们的非法主教。于是一纸绝罚令并不能令非法主教在教会中被孤立而逼迫他们收敛悔改;相反的,他们却因为成为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英雄人物而被当局树为典型,那么自然会有人为此而乐此不疲了。

 

再者,前阵子教廷对乐山与汕头两位伪主教的绝罚真的就那么令人大快人心吗?平心而论,那两位伪主教该罚!但中国主教中该受绝罚的就仅此二位吗?一而再,再而三的主持此类非法祝圣的主教难道责任不比这两位被祝圣者大?

 

自选自圣主教潮流如此盛行,教廷就不需要承担甚么重要责任吗?这些年来,人家前脚圣了,你后脚赶紧追认,试看当年非法祝圣的主教现在仍是非法的还有几位了?如果说他们事后悔改了,慈母教会慈悲为怀的话,那么何以参加甚至主持眼下的非法祝圣礼的尽是合法主教?

 

绝罚了两位之后,当罗准主教事先已获教廷任命的消息出来后,我们以为此公之心大约还是向着罗马的,但祝圣礼还没开始,他就邀请雷伪主教参礼,这一记响亮的耳光,能否最后把罗马打醒?

 

传信部过去的无原则纵容,直接滋长了自选自圣的气焰,到头来,教廷没有只言词组的自我反省与批评否定,祇是一纸绝罚令绝罚了雷、黄二人。说实话,身为一名支持绝罚这二位伪主教的地下神父,对此我也是不服气的。

 

不久之前,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所讲的话,明显传达了两个信号,教廷应该重视及明白:第一,不要幼稚地以为中国政府真的有诚意建交。经济与军事日益强大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没有哪个国家敢以人权与宗教自由为借口,真正和中国叫劲。

 

所以,和梵蒂冈建不建交已经无所谓了,当然,公开说拒绝你建交的诚意也不太好听,道理上说不过去,那么就先谈吧,谈妥了再建交。至于甚么时候能谈妥,不急,美国都和你谈了一百三十年呢,我们至少不会拖得比老美还长的。在这里得强调的是,美国与梵蒂冈建交前,美国教会的运作是正常的,主教的祝圣也未受到政府干涉。

 

第二,慎重任命主教,宁缺勿滥,别把任命主教弄得政治味太浓;一厢情愿无原则地示好,人家却根本不卖你的帐,这样真的很丢脸,更没意义!西方人,你绝罚了,人家要么屈服,要么就像马丁路德、加尔文之类,干脆另起炉灶,但在盗版成灾的中国,人家是既不屈服又没勇气离开,贴着你的标签干着自己的事情,一纸绝罚令能解决甚么问题?搞不好过上几年,这些曾经被绝罚的又成了合法的,到那时候,他们大概会庆幸今天的选择呢!

 

罗马,对待中国问题请慎之又慎,三思而后行!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