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教区松树堂区

耶稣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并听我的声音。

 
 
 

日志

 
 
关于我

亲爱的主内的兄弟姐妹们:这是兰州教区松树堂区的博客,我们愿意通过博客,认识更多的兄弟姐妹,也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我们的堂区,关注我们的堂区,共同建设我们的堂区。愿天主降福大家!

网易考拉推荐

在这里教宗复活前夕弥撒讲道词  

2009-04-17 08:3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04/2009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圣史马尔谷在他写的福音中为我们叙述说:当门徒们从耶稣显圣容的山上下来时,彼此议论“从死者中复活是什么意思”(谷9,10)。起先,上主曾向他们宣布他要受的苦难和三天之后的复活,而伯多禄却抗议这个死的宣布。现在他们则自问“复活”这个名词该怎么了解。难道同样的事不也发生在我们身上吗?对耶稣圣婴诞生这件事我们多少立刻明白。我们能够爱耶稣圣婴,能够想象白冷之夜,想象玛利亚的喜悦,圣若瑟和牧人们的欢欣,以及天使们的喜庆。然而,复活究竟是什么?它不属于我们经验的范围,也因此这个讯息经常悬在那里,几乎无法了解,成了过去的事。可是教会却设法叫我们了解,它用象征性的言语解释这个奥妙的事件。借着那些象征,我们多少可以默观这件令人震惊的事。在巴斯卦前夕,教会特别借用光、水和阿肋路亚新歌这三个标记给我们指出这一天的意义。

 

首先是光。我们方才听到圣经叙述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经过。他的创造以“有光”(创1,3)这句话开始。什么地方有光,那里就有生命,混沌就会变为宇宙。在圣经讯息里面,光乃是天主最直接的形象:天主是全然的光明,是生命,是真理,是光。在复活前夕,教会把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描述当作预演来解读。复活事件则以最崇高无比的方式,验证了这段圣经所描写的天地万物的开端。天主再次说“有光!”。耶稣的复活是光的爆发。死亡已被克服,坟墓已敞开大门。复活的基督本身就是光,世界的光。因着复活,天主的白昼进入了历史的黑夜。因着耶稣的复活,天主的光照耀了全世界和整个历史。白昼出现了。只有耶稣基督这道浩光才是真光,它比光的物理现象更真实。祂是纯洁的光:是天主本身,祂使新的创造从那老旧的创造中诞生,把混沌变为宇宙。

 

且让我们更进一步来了解这一切。为什么基督是光?在旧约时代,梅瑟五书被视为来自天主的世界和人类之光。这道光在天主创造天地时把光明与黑暗、也就是善与恶分开。这道光给人指出真实生活的正确道路,给人指出善,指出真理,引领人走向爱,这个爱就是光最精湛的内容。光是步伐的明灯,是路途的光明(咏119,105)。基督信徒都知道:梅瑟五书就在基督身上,因为天主的话就是临在基督内的那位。天主圣言是人所需要的真光。这个圣言就临在祂的圣子内。圣咏第九篇把梅瑟五书比作太阳,它的升起彰显了天主的光荣,叫全世界都看得到。基督信徒也都知道:天主圣子在复活中,的确以世界之光的姿态升起。基督是伟大的光,从这道光产生一切生命。祂使我们在天底下认出天主的光荣。祂为我们指引道路。祂是天主的白昼,现正在升起,照耀普世大地。如今,我们与祂、并为祂生活,就能够生活在光明中。

 

在巴斯卦前夕,教会以巴斯卦蜡烛为标记,来代表基督之光的奥迹,蜡烛的火焰既代表光,也代表热度。光的标记与火的标记于是相连贯,那是光明和热度,光明和蕴含在火中的改变能量。于是真理和爱并驾齐驱。巴斯卦蜡烛燃烧,并因此消耗自己:十字架和复活分不开。从十字架、从天主圣子的自我奉献产生了光,于是真正的光明进入世界。我们每个人从复活蜡烛那里点燃了自己的蜡烛,特别是新领洗者的蜡烛,他们在今晚的圣洗中将看到基督之光深深降临到他们心中。古代的教会把圣洗圣事看作照明的圣事,一如在通传光一样,幷把这件圣事与基督的复活连接在一起,密不可分。在圣洗圣事中,天主向领洗的人说:“有光!”。于是,领洗的人被带进基督的光之中。这时候,基督就把光和黑暗分开。在基督内,我们能够分辨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真理之光随着基督在我们内升起,因而我们开始明白。有一次,基督看到人群前来聆听祂,等待祂指点迷津,祂因此对他们感到同情,因为他们像是没有牧人的羊(参见谷6,34)。在当时彼此对立的那些潮流中,他们不知道何适何从。对我们这个时代,基督必定也感到非常同情,因为在那许多伟大的言论之后隐藏着严重的迷茫。我们该朝哪里走呢?我们能慿什么价值来规范自己呢?我们可以根据什么价值教育青年,而不至于给他们一些立不住脚的规则,或向他们要求一些不应该加给东西呢?基督是光。圣洗的蜡烛是照明的标志,它在圣洗的时候赠送给我们。在这个时刻,圣保禄也很直接地告诉我们。他在斐理伯书中说,在怪僻败坏的时代中,基督信徒必须像世界的星辰一样闪闪发光(参见斐2,15)。让我们祈求上主,使祂在我们心中点燃的小小烛光,也就是祂的话和祂爱的细微之光,不至于在时代的混乱之中,在我们心中熄灭,反而越来越变得巨大,变得更光亮,使我们属于白昼的人和他在一起,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星辰。

巴斯卦前夕,圣洗之夜的第二个标记是水。水在圣经中,也因此在圣洗圣事的内在结构中,出现两个相对的意义。它一方面象征海洋,是与地上的生命相对的力量,是一种继续不断的威胁。然而,天主却给它设限。为此,《默示录》说在天主的新天新地里,海洋不再有了(参见默20,1)。海是死亡的因素。就这样,在耶稣的十字架上,海代表着死亡的标记:基督进入海中,进入死亡的海,就像以色列在红海中一样。从死者中复活后,祂赐给我们生命。这一切意味着圣洗圣事不只是洗濯,而且是新生:我们和基督几乎降到死亡的海中,为能像新的受造物一样再度升起来。

我们遇到的另一个说法则显示:水乃是新鲜的泉源,它赠予生命,就像大川巨流之为生命的泉源一样。根据教会初期的规定,圣洗圣事必须用新鲜的泉水来举行。没有水,就没有生命。在圣经中,井水的重要性令人印象深刻。井是涌出水的地方。基督在雅各布伯泉井向撒玛黎雅妇人宣报新的井泉,那是真正生命之水。基督以新雅各布伯、最终的雅各布伯的姿态显示给那位妇女,祂给人类开启了他们所等待的井:那是赐给涌到永生的水泉(参见若4,5-15)。圣若望给我们叙述一个士兵用枪刺透了耶稣的肋膀,从这敞开的肋膀,也就是从祂被刺透的心,流出血和水(参见若19,34)。古代的教会把这个血和水视为圣洗和圣体圣事的象征,这两件圣事来自耶稣被刺透的心。耶稣以祂的死而成为泉源。厄则克耳先知在一次神视中看到新的圣殿,从这座圣殿涌出一道泉水,这道泉水又汇成一条大河,赐给始终苦于干旱缺水的大地生命(参见则47,1-12)。这乃是希望的伟大神视。初期教会知道这个神视在基督身上实现了。祂的确是天主真正活的圣殿,活的泉水。从祂那里涌出一条大江河,在圣洗圣事中结出果实,幷更新世界;这条涌出活水的江河,也就是基督的福音,肥沃了大地。耶稣在一次帐棚节讲道中,却预言了一件更伟大的事,祂说:“凡信从我的…从他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若7,38)。在圣洗圣事中,上主不但把我们变成光明的人,也变为涌出活水的泉源。我们每个人都认识一些类似的人,他们以某种方式使我们感到清爽和更新;他们像是新鲜的水泉。我们不一定要想象如奥斯定、亚细西的方济各、阿维拉的德兰、加尔各答的德肋撒修女这样伟大的人物,活水的江河的确借着他们流进历史中。感谢天主,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能不断地看到如水泉的人。当然,我们也看到一些反面的人:他们散布一种来自死水污浊的气氛,甚至是有毒的气息。让我们祈求赐给我们圣洗恩宠的上主,使我们永远是从祂真理和爱的泉源中涌出的纯净和新鲜的泉水!

 

巴斯卦前夕第三个伟大标记的本质非常特殊;这个标记把人自己卷进去。那就是高唱新歌“阿肋路亚”。当人体验到巨大的喜悦时,他情不自禁,非得把它表达出来,传达给他人不可。当人受到复活之光的照射,因此与永恒的生命、真理和爱有所接触时,会发生什么事呢?他当然不会只说说而已。光是说还不够,他必要欢唱。圣经上第一次提到欢唱的是以色列子民过了红海之后。当时他们摆脱了奴役,从海底深处的威胁中走上来,就像重生一样,他们既生存又自由。圣经用这样一句话描写这个民族对得救这个伟大事件的反应说:“人民信了上主和祂的仆人梅瑟”(参见出14,31)。接着,出于内心的需要,又从第一个反应而出现了第二个反应:“那时,梅瑟和以色列子民唱了这篇诗歌,歌颂上主…”。我们基督信徒,年又一年,在复活前夕第三篇读经之后,唱起这首歌,把它当作我们自己的歌来唱,因为我们也因着天主的权能从水中被救出来,获得自由,享受真实的生命。

 

有关梅瑟在以色列从埃及获得解放,并从红海中走上来之后欢唱诗歌这段历史,在圣若望的《默示录》中有令人惊奇的相似之处。在那最后七种灾祸降临大地之前,在神视者眼前出现一种景象:“好像有个搀杂着火的玻璃海;那些战胜了兽和兽像及它名号数字的人,站在玻璃海上,拿着天主的琴,歌唱天主的仆人梅瑟的歌曲和羔羊的歌曲…”(默15,2-3)。任何时代,都以这个形象来描绘耶稣基督的门徒和教会在世界历史中的处境。从人性观点来说,这个形象本身是矛盾的,因为一方面信徒团体正在出走,处在红海中,矛盾的是这个海既有冰,又有火,而教会难道不也应该一直走在海上,穿越火和冷酷吗?按人性说,教会应该会沉没下去。然而,正当它还在这个红海里行走时,却唱起赞颂义人的歌曲,即梅瑟的歌曲和羔羊的歌曲。对此旧约和新约都取得一致。教会在应该沉入海底之际,却高唱得救者的感恩之歌。它既站在历史死亡的水面,却已经复活了。教会一方面高唱,一方面紧抓住上主的手,祂把教会提在水面上。教会知道它因此被提升到死亡和邪恶的重心引力之外,这个引力原是它难以逃脱的,而现在却被提吸到天主真理和爱的新引力之内。现在,教会仍然处在两个重心引力之间,但自从耶稣复活以后,爱的引力比仇恨的引力强大;生命的重心引力比死亡的重心引力为强。这难道不是历代教会的真正处境吗?教会必定沉没的感觉常在,却始终已经得救。圣保禄用这几个字指出这样的局势说:“我们…像是待死的,却活着”(格后6,9)。上主救援的手支撑着我们,因此我们现在就可以高唱得救者之歌,复活者的新歌:阿肋路亚!阿们。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